世界首例!中国医生主刀5G远程手术,医疗迈入新时代
医学界/陈朝阳 · 1小时前
“什么地方把你难住才能有突破,有挑战才有解决方法,才能进步。”

本文转载自“医学界”。

2018年12月18日,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肝胆外二科主任刘荣主刀,利用5G网络,远程无线操控机器人床旁系统,为50公里外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动物实验室内一只实验猪进行肝小叶切除手术。

手术全程约60分钟,术区无显性失血。这是世界首次5G远程外科手术测试。

刘荣在接受“医学界”采访时表示,5G时代已经到来,虽然只是动物实验,不过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远程手术从动物实验走向临床这个过程不会很长。

打开这扇门的刘荣是一名高年资肝胆胰外科专家,在腹腔镜、达芬奇等微创手术外科领域硕果颇丰。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他“有脑”,开创行业诸多创新型手术方法;“有胆”,挑战行业禁区,高难度、高风险手术,做别人所不能;更为宝贵的是“有眼光”,始终让自己走出“舒适区”。

“新技术的发展将会让外科进入到4.0时代,外科领域将发生巨变智能时代到来,外科医生应该以开放的心态拥抱变化,用谨慎、精益求精的精神让新技术安全落地造福患者。”


“千里手”时代到来 外科医生能量大释放

操作延迟极低、手术创面整齐,不见一丝血迹,术后实验动物的生命体征平稳……这场近乎完美的全球首例5G远程外科手术让刘荣成为行业的焦点,世界多家主流媒体进行报道。


从有想法到变成现实,刘荣和他团队用了7年

远程手术的概念和构想基于战时需要很早就被提出,受制于通信技术、器械装备等原因一直未能落地。

刘荣表示,安全至上是医疗行业准则,手术过程中不能出现一点“bug”, 对于传输、加密、稳定性等方面要求严格。

在5G技术研发之前,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肝胆外二科团队一直致力于肝胆胰微创外科及远程外科手术的研究,但由于传统通讯媒介的局限性,导致机械操作的时延较长或使用区域严格受限,远程外科手术仍尚未进入临床阶段。

2000年,法国与美国通过海底光缆所完成的举世闻名的世界首例远程胆囊切除手术——“林德伯格手术”(Lindbergh手术),由于不能解决点对点物理连接的限制和高昂的花费问题,最终也是昙花一现。

“思路想法早就有了,落地需要诸多配合辅助,没有技术的进步实现不了远程手术。”2012年,刘荣团队对该项目进行科研立项,7年之后在诸多项目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下,远程手术成为现实。

5G技术是其中的关键一环,网络的提速及稳定性极大降低了手术风险,高流量数据传输的时延已极其微小,几乎都是同步进行。

“5G将会释放医生生产力,在医疗领域具有非常广泛的应用,新技术让距离感缩小,人与人将在一个平面上。”从战争中来的远程手术,能有多大作用,刘荣给出了不可估量、改变行业的答案。

以前是千里眼,现在是千里手,新技术让千里之外的医生实现身临其境,以往的外科手术,医生必须现场操作,5G传输技术让外科医生的手臂延伸到数千公里。外科医生坐在一个标准化的操作间,开展数千公里外的手术操作,极大地扩展了医生的手术空间。同时,也有利于优质医疗资源下沉,缩小分级诊疗差距,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刘荣描绘出5G时代下外科医生工作场景,他可以在北京为新疆患者主刀,诸多患者不用跑到大医院进行检查,只需要到设备间选择自己所需的医疗服务即可。

人机合一 不能生搬硬套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快、好、稳、新”是刘荣的职业标签。

在国际上率先提出了腹腔镜解剖性肝切除术的理念,完成国际上首例腹腔镜解剖性半肝切除术、首例腹腔镜右三肝切除、首例后腔镜肝脏切除术、首例后腹腔镜胰腺切除术、首例单孔腹腔镜肝切除手术、首例腹腔镜复发性肝癌再切除、首例单孔机器人胰腺手术、首例机器人后腹腔镜胰腺手术、首例机器人肝胰十二指肠切除术、首例机器人ALPPS术、首例荧光显影下机器人肝脏切除术等。

每年主刀复杂手术600多例,其中就最为复杂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来说,机器人下通常2~3个小时就能完成,并多次进行国内外手术演示直播及教学……刘荣并没有将自己局限于手术室停留在“手术匠”的层面,对于行业他有着深刻的思考和洞察。

作为国内利用达芬奇机器人手术(以下简称达芬奇)进行肝胆胰手术的先驱之一,刘荣团队每年完成千例以上达芬奇肝胆胰手术,占全中国40%以上,相当于整个欧洲的手术量。对于当下外科手术领域前沿技术代表,刘荣表示,要实现人机合一不能生搬硬套,外科医生要调整、改变,未来是机器人医生的时代。


目前刘荣所带领的医生团队平均年龄只有34岁,迄今已累计完成达芬奇手术超三千例,完成量世界范围内遥遥领先。

“达芬奇让外棋牌游戏习曲线缩短,年轻医生培养速度加快。过去传统手术看不清楚只能围观,对外科解剖的认识和手术思路的养成较漫长,培养一个外科医生需要20年,如今借助达芬奇等只需要10年,培养周期缩短一半。”刘荣说。

新技术帮助医生成长,如何驾驭新技术更是一门学问,外科医生需要学会与新技术的相处之道。

以达芬奇手术为例,与传统的上台开放手术相比,达芬奇手术为医生单兵作战,对于医生的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一个大脑要控制四个机械臂,医生承担更多角色要能把握全局,机器人手术与上台手术在很多方面存在不同,诸如触感的丢失等,医生不能照搬以前的经验要转变观念适应新工具,改变对手术的理解。”

刘荣提出机器人医生的概念并开始从事该领域技能培养考核探索。“机器人医生还是外科医生,不过要求不一样、培养模式不同。目前医生进行达芬奇手术需要通过培训获得操作资格证,有驾照不一定就能开车上路,我们要弥补这块的不足。”

走出舒适区 善于冒险

刘荣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达芬奇时的欣喜,“外科医生可以不上手术台还是很兴奋”,兴奋之后刘荣用专研和执着让新技术开花结果。

从腹腔镜到达芬奇,肝胆胰微创领域刘荣一直在前行。每一次前行,都是走出舒适区和保险区的巨大冒险。

刘荣在新书《智能医学》中感慨:日常生活中,人们似乎对与人工智能在更大范围内取代人类已经习以为常,当在医院里,一切似乎还是老样子。医生热衷谈论人工智能令人惊叹的结果,但是很少有人去认真思考人工智能在医学中的应用。


安全至上的医疗行业,面对新技术所带来的未知风险选择保守,刘荣对此深有体会,“医疗行业的特殊性,每一次面临重大变革创新的时候都会出现这样的困局。新技术就像黑箱,会使人产生对于不确定的恐惧,医学技术变革面临的阻力要远远大于其他专业。”

医疗不允许有太多的试错机会,医学的发展、医生的进步却必须勇敢迈出那一步。刘荣不让自己裹足不前,在安全区域里做最擅长的事情,对于安全的坚守、自身的客观评价、新技术的敬畏让刘荣在”探险“的道路上走的更远、更稳。

“外科的风险是可控制的,新技术使用不能盲目。问题往往源于过度自信,别人能用我也用,却不知道别人研究很久才用。”

微创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是刘荣团队的“强项”,早期采用达芬奇进行手术的时候出现个例不完美,刘荣团队果断停止采取达芬奇进行该手术。团队迅速分析原因,思考和设计出一套适合达芬奇手术的方法,最终将该手术做成了世界第一(总手术量和年手术量),在手术质量上也取得长足进步。

“什么地方把你难住才能有突破,有挑战才有解决方法,才能进步。”刘荣说。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